解码“工匠精神?#20445;?#20063;许还要有点“偏执”
  • 信息来源: 新华社
  • ?#25484;冢?/span> 2016-04-24
  • 浏览量: 1,140 次

新华社记者

背靠车床,一身工装。凝神专一,技进乎道。

任?#25105;?#20010;工业时代的故事中,都少不了工匠的身影。

中国制造迈向2025,大国呼唤工匠精神。

“五一”劳动节前夕,新华社记者为您讲述几个工匠的故事。他们精于工,匠于心,品于行。

“法宝”是刀

20?#20445;的輳保?#26376;2日,施品芳早早起床,换上干净的工装,匆?#39029;?#36807;早饭,便出门上班。这一天,首架国产大型客机C9?#20445;?#22312;上海正式下线。

然而,施品芳当天另有任务,没能到现场看一眼。“我非常想去看看第一架大飞机是什么样,毕竟每天和它身上的零件打交道。”施品芳说。那一天,对他来说就像一位父亲?#22242;?#20799;出阁。

如今,C9?#20445;?#23458;机进入测试阶段,遇到的新问题、急问题,需要有经验的工匠“?#28982;稹薄?#26045;品芳的工作台,是一个零件从设计图纸变成实物最快的地方。

20?#20445;?#24180;4月8日早上9时,施品芳接到一份工艺指令单,上面标着一个大大“急”字。这个“急”字意味着:在有限时间内,任务必须完成。

这次的“急活儿”是制作C9?#20445;?#23458;机上的气密试验接头。这个接头用于传送液体和气体,对密封性和表面光洁度要求极高,接口的精度要达到百分之一毫米,相当于头发丝的六分之一。由于构件较为复杂,市场上根本买不到,数控机床短时间内也很难做出来。

在施品芳眼中,制作这样一个零件的难度只能算“中等?#34180;?#36807;去7年中,很多任务“看上去?#22025;?#27861;完成?#34180;?#20294;施品芳总有办法完成。

同事们都喊他“老法师?#20445;?#26045;品芳说“法宝”在他的工具箱里。打开他的工具箱,几十把大大小小的刀具密密麻麻,一字排开。刀头处都经过精细雕琢,或角度不同,或弯度有异。

“识货的看刀子。?#19994;?#23398;徒时,先磨了3个月刀。”在半平方米的工作台上,施品?#20960;?#30528;师傅学习车、磨、?#22330;?#21032;、镗等各个工序。工作台上,火花每天都要?#28872;?#23558;近8个小时……

施品芳退休后已经被返聘2年。除了应对“急难险重”任务,他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带徒弟。

?#24120;?#24180;来,施品芳所在?#23548;?#32463;历了两次人才流失,一次是“运十”下马,一次是“麦道飞机”停产。

“当?#32972;?#37324;效益不好,女儿考上了美术学?#28023;?#36153;用很高,我也曾想过离开。”施品芳说,“人都走了,如果要再造飞机怎么办?我最后还是选择留下。”

2002年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?#20445;罰埃?#39033;目上马,这群老工匠终于有了盼头。2008年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,国产大型客机C9?#20445;?#39033;目上线,他们离中国国产大飞机的梦想越来越近。

?#32423;?#26045;品芳也会去上海飞机制造厂看看那架老“运十?#20445;?#39134;机前那块写着“永不?#29260;?#30340;石碑足以唤醒至今难忘的记忆?#28023;保梗罰?#24180;4月,他第一次穿上工作服,开始?#20998;?#39134;机梦。

今天,施品芳的6名“隔代弟子”已有2人能够独当一面了。

“我就是?#19981;?#36825;个行当,我对飞机有?#26143;椋?#21482;要身体允许,我就会站在这里。”施品芳说。

“不走捷径,就是捷径”

20?#20445;?#24180;,当裴先锋站上第41届世界技能大赛领奖台时,中国技术工人的名字写入了职业技能“奥?#21046;?#20811;”的史册。

焊接项目银牌,属于当时21岁的裴先锋。

技校毕业后,裴先锋进入中国石油天然气第一建设公司第三工程处?#24120;保?#24037;程队,第一个工地就是当时热火朝天的中国石油庆阳石化?#24120;埃?#19975;吨/年炼油工程搬迁改造现场。

经常要在2毫米厚的?#32844;?#19978;作业,还要不断调整焊接电流,这要求裴先锋对焊接电流控制极为精确,不能有1?#25165;?#30340;偏差。更难的是无论环境如何变化,焊枪都不能抖,哪怕有一点点偏差,都不能形成完美的焊接状态。

“那时候焊道成形总是不好,我整个人像着魔一样,白天干,晚上想,查找相关资料,在?#23383;?#19978;设计焊道的形状、划焊条的方法。”渐渐地,他对每一个技术细节了如指掌。

“焊接是臂力、蹲姿、呼吸、耐力的完美配合,这需要长时间的学习,不断?#22797;恚?#19981;?#32454;?#36827;。只有驾驭了铁?#28023;?#25165;能焊接出完美的内部结构、最佳的外观。”

在完成我国西南地区第一个特大型石油化工项目——四川炼化一体化基地施工建设后,裴先锋?#20960;?#32422;旦,跟随海外项目队将中国工艺带到世界舞台。

“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电焊工人,要做的就是把每一次焊接都做到最好,不走捷径,就是我继续成长的捷径。?#34987;?#22870;后,裴先锋一?#22868;?#25345;这么评价?#32422;骸?/p>

“越智能,‘工匠精神’越重要”

?#30340;?#21069;,董状第一次在?#36136;道?#30475;到机器人:科幻电影?#35768;?#24847;游走的机器人在?#36136;道?#21364;蹑手蹑脚,可?#21592;?#35753;?#20064;?#20294;移动并不精确,甚至还需借助人工帮助。

“我心里有一个超级英雄梦,想把伴随我长大的虚拟影像的机器人带到?#36136;?#20013;。?#20445;玻埃保?#24180;,28岁的董?#21019;?#21435;软件工程师工作,进入沈阳新松机器人公司服务机器人事业部。

“如果不能精确移动,机器人就只能称为机器。”董状认为,可以通过激光传感器为机器人装上“眼睛?#20445;?#35753;机器人识别环?#24120;?#22312;大脑中建立地图,进而精确移动。

当时,这类技术在国内尚属空白。入职伊始,董状就启动了国?#35782;?#23574;技术——SLA?#22270;?#20809;导航技术研发。过程中,机器人无法建立地图,运用合理算法也会“?#26376;貳保?#19968;两个月的反复试验后,因为移动?#36824;?#29702;想而?#39057;?#37325;来……那段时间,董状和团队?#32423;ǎ?#21462;消周六休息,每周二、四、六固定加班3小时。

此后3年,董状团队更换了?#20445;埃?#22810;种算法,进行了上千次试验,最终,机器人的感知度和?#25226;?#20064;能力”?#28216;?#21040;有,不断提高。20?#20445;?#24180;,技术壁垒成功突破。

随之而来的关卡是安装。“为了确保传感器的准确性,传感器上不能出现划痕、指纹和静电,稍有瑕疵,就意味着传感器直接报废。”

董状说,研发靠智力,装配靠手艺,非常考验?#35760;?#21644;耐心。为确保传感器发?#26377;?#33021;,又不在行走时受壳身颠簸影响,“传感器与壳体要靠近而不贴合,经过数百次调整传感器位置和角度,几十次拆装调整机器?#36865;?#22771;,才将误差控制在一毫米以内。”

如今,董状团队已有上千名“机器人孩子?#34180;?#22312;餐饮店、?#39057;?#22823;厅和银行网点,服务机器人在?#25105;?#38754;积空间中建立地图,自由行走,每隔?#20445;埃?#27627;秒与地图做一次“通话?#20445;?#21450;时避碰?#20064;?#29289;,定位精度达到3至?#36947;?#31859;,远高于国际上这一领域普通的5至?#20445;?#21400;米。

“理论上?#36947;?#31859;的误差已经很小了,但要服务机器人融入大众生活,还需要更加精确,我们将继续研发机器人的视觉、触觉、力觉等功能,赋予机器人更多人性。”董状说。

“‘传帮带’是匠人必须要走的一段路”

?#20445;?#23681;那年,戴天方进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三?#28023;玻常?#21378;,成为最早接触数控机床的少数几个人之一。仅仅4年时间,他就通过自学练就了异形薄壁加工、非圆截面舱体加工的绝活,被同事们称作“戴一刀?#34180;?/p>

“戴氏刀法”真正成名是在20?#20445;?#24180;初。某重要型号产品为保证飞行姿态,要求其外部数米长、形似?#39184;?#30340;金属蒙皮轻薄光滑。这件几十平方米大小的大型异形舱完全展开后有一辆中型卡车大小,要求?#24120;?#27627;米厚度,精?#20219;?#24046;在0.01毫米以内,难度不亚于在等比例的A4纸上绣花。

要达到这个精度,需要在金属薄壁上布下?#20445;埃?#22810;个测量点,边测量、边调整、边加工。而这个数米长的金属异形件?#23545;?#36229;出厂里最大工作台的控制?#27573;В?#21152;上金属外皮薄,在固定过程中很容易发生变形。

这让有着20多年加工经验的戴天方也有些束手无策。一天,戴天方脑中忽然闪过玩击鼓传花的一幕。一个全新的加工定位方法出现在他脑中?#28938;?#21464;过去以工件一端作为唯一基准点的测量方法,在加工过程中,以上一个操作点为基准点,测量出下一个加工点,?#26469;?#20256;递,直到所有点完成精度指标。

编写了?#20445;埃?#22810;组程序,换了?#20445;埃?#22810;次定位,用完了800多公斤钢铁材料,换了几十把刀具……在经过?#20445;?#22825;不间断加工,戴天方和他的工友们完成了国内该类构件的首次试制。

“我就像跑了一场高水平的400?#30528;埽?#19968;直在高速冲刺。”戴天方说。交工那天,他热泪盈眶。

今年是戴天方与机床打交道的第26个年头,他经手的金属件已过万件,亲历了我们国家近年武器装备的研制、定型、批产的循环。“每逢阅兵,看到?#32422;?#21442;与的作品经过天安门广场,我就觉得值了!”戴天方说。

“手艺人一生就是学习、积累、再传授。”他说,“传帮带”是匠人最后要走的一段路。

戴天方当年入厂学徒不久就觉得操作已经很流畅了,有点“飘飘然?#20445;?#32467;果在加工一件贵重产品时将封闭的蒙皮铣漏。但师傅没有责备他,而在分析完差错原因后,将责任?#24247;?#20102;?#32422;?#36523;上。

前几天,戴天方的徒弟小刘出现操作失误,戴天方做出了与师傅当年同样的选择。

解码工匠精神,既有赖于重拾传?#24120;?#20063;有赖于锐意创新。

“一个拥有工匠精神、推崇工匠精神的国家和民族,必然会少一些浮躁,多一些?#30475;猓?#23569;一些投机取巧,多一些脚踏实地;少一些急功近利,多一些专注?#24535;茫?#23569;一些?#31181;评?#36896;,多一些?#29260;?#31934;品。”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主任罗民说。(记者王龙、贾远琨、史?#24535;病?#29579;莹、鲁畅)

 

 

本文内容转载自新华社,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
本网系公益性网站,转载文章均注明信息来源与作者姓名或笔名。信息来源中未注明作者单位、姓名的,因无法联?#24213;?#32773;,本网亦未注明作者姓名。若涉及著作权问题,请作者即与本网联系(Tel:0573-82086793 ),本网立即删除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十一选五开奖助手